CULTURE

毒蛇、毒妇、大闸蟹,谁最毒?

大闸蟹吃法很多。清蒸最解其鲜。“六月黄”时,其实无膏也无黄,唯有一口鲜。鲜味藏于螯肌:以蟹钳夹开螯壳,蟹柳清白...

南闸北簖,好个侬

郑板桥点题:“船过簖抓痒,风吹水皱皮”。江南捕蟹,在湖叉中立栅栏,由芦苇或竹枝编织。中间剪掉尺余,船可过行。此...

吃蟹一个说劈腿,一个作好诗

《金瓶梅》甚是有趣,吃蟹不算,还要拿螃蟹开耍。第二十三回里,平安对宋惠莲说道:“我听见五娘叫你腌螃蟹,说你会劈...

以蟹为命者与以命事业者,孰事大

李渔痴蟹,世人誉之“蟹仙”。他痴到“独于蟹螯一物,心能嗜之,口能甘之,无论终身,一日皆不能忘之”。每年,螃蟹还...

三秃”比“两秃”多“一秃”

说大闸蟹,绕不过去苏州。说苏州美食文化,近代有两位大家也绕不过去:一是写《美食家》的陆文夫;一是华永根先生。陆...

蟹谢,叔叔再来

每到蟹季,我都会有一只情愫,萦绕心头,难以忘怀。很多年前,@成隆行老柯带我去他的太湖基地看蟹。凌晨4点,天还黑着...

北京“三烤”·烤鸭

#北京“三烤” 3/3#歇伏后,贴秋膘要“烧烤涮”,这“烤”里面有烤鸭。一年里,吃烤鸭有两个季节,春天和秋天,这两个...

0.077010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