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-04-30
不宜初次见面,确可老来相伴

八月中下旬,呼伦贝尔草原的沙葱开花了。为了看花吃沙葱,“大董小味”经理大白超姑娘又回草原去了。

骑马踏花,吃有野性的沙葱,蓝天飘着的白云就把姑娘的脸映的粉白粉白。

新巴尔虎右旗的沙葱,开着紫红色、白里透红的小碎花,在草原漫山遍野的开,是粗犷烂漫的。

在锡林郭勒,我曾吃过用新鲜沙葱和刚宰杀的大尾羊肉做的沙葱包子,那是与手扒肉、烤羊腿一样招待客人的大菜。

中午我用沙葱为馅儿,做了盒子,哇塞,久违的情感,亲切随性。那年那月那日,都是如烟往事。似葱、似韭、似大蒜、似香草。气味如此雄壮。

不宜初次见面,确可老来相伴。

今天有客(读:qie)来,用沙葱做成酱汁,配大白超带来的腌沙葱、海盐、罗勒酱,支上低温慢烤炙子,烤新西兰小羊排。

花韵是诗,似觉踏花归去;白云飘飘,让人心猿意马。多么美好心境,沙葱啊,可乐啊,一嗝儿毁所有。嘎嘎嘎。

0.072925s